当前位置:云顶娱乐游戏官网 > 动漫动画娱乐 > 马后一炮,旅人的离歌

马后一炮,旅人的离歌

文章作者:动漫动画娱乐 上传时间:2019-09-22

马后一炮

自从看过《混沌武士》以来,一直想为这片子写点什么,提笔又放下,欲言又止间,四年的时间竟然就这样度过了。

认识这部动漫,是先闻其声的,Jazz-Hippop曾在几位DJ XXXX的带领下曾风靡一时,现在依然流行。恰如混沌武士本身的背景时代处于新旧变革的暗涌之中,通过一些当代元素和背景音乐而大为突出。以上是一本正经地开头,一直等着不想看,终于等到当下各种画风华丽制作精良卖萌卖肉已然索味之时,回头观赏。在看之前,拜读了些许评论,看时就随着那些点拨做起了猜心游戏。←被剧透了只好摆脱剧情研究人心好累不会再爱了。

这个初春的某个早晨,像每个琐碎的早晨一样走在嘈杂的路上,耳机里响起朝崎郁惠缓慢的唱腔,无幻坠海时的那首《八月歌》。忽然涌上来的情绪像清凉海水漫过头顶,穿梭在人群中,瞬间变得寂静的世界。无幻,仁,风,我很想念你们。

三个人的关系微妙地平衡着。比起银魂或者五叶又或者同一监督的cowboy实在难以描述;像是银他妈,总能把人物之间彼此的羁绊给出诠释或者理由:关系的和睦与紧张,洒脱或者背负,忧国或者小我,守护或者毁灭。可以辩证可以励志。毕竟关键词所在。羁绊是随时间而变化,但纵使时代摇曳,但守护的人是固定的,毁灭的理由也是纯正的。而混沌武士,时代并未达到要颠覆的地步,可是人在漂泊,羁绊变得迷惘和淡漠。

翻出收藏的混沌武士,一集一集慢慢看。隔了四年,是怀念,也是重新审视,曾经不懂的,似懂非懂的,以为懂得的,经历过时间一一改变。对于这个片子,不是喜欢两个字这样简单,多年的这份迷恋自己也不能解释。要写一篇影评,从来也没有这样难,无非是这里好那里坏,偏爱哪个角色不喜哪个桥段。向来是不伤感情不涉自身,才能够评头论足,所以我看评论爱看恶批,只有你不爱,你才能够剖析清楚,假如深爱一个人,你要如何确切罗列他她的种种好与坏。

先说风,毫无疑问少女无论经历怎样的变故依然有少女情怀。一开始她是对俩人都怀有相同的情怀,但更偏向仁,阿仁这种寡言聪慧的美人一向是受欢迎的。那时的无幻更多是自我的放逐漂白尚未开化。可能在仁认识紫乃之前,并不偏爱风,也许是后来因经历人妻而多了情感觉醒,也许是当时风义无反顾要为他开路,也许是后来风更多地向他坦露心境,他更多地关心和体察少女,而少女也更加偏爱于他。后来遇到沙罗,风是笃定仁不会答应的,但是出乎意料。那时心情就产生了微妙变化,就算后来仁是因为有所察觉为了“大义”而单独面对沙罗,这仍然给了尚未真正细腻、懂得人情的少女很打的打击。而此时的无幻,再一次又一次危难中成熟起来,与少女风一次又一次面对困难,加之无幻是坦然不掩饰的人,于是风的感情最终落在无幻身上。

不存在逻辑清晰的爱。因此四年前没能化为文字的种种情绪,如今也还是难以表述,酸涩地淤积在胸腔里,却晴天霹雳般听闻混沌武士的音乐制作人Nujabes车祸去世的消息,那支美丽而哀伤的片尾曲《四季》正在我耳畔响起,写歌的人已逝去。

仁这货就是出力不讨好,做事儿不让领导明白的主儿。雷锋都写了日记,您老就缄默谨慎地表达守护之意吧。紫乃年龄大是可以理解这样的人,换做风独自搭上了那被仁推远的船,她是定说不出“谢谢”的。如果说仁推开船是为了紫乃好,是为了坚持旅途的责任,是人在漂泊向往自由时代混乱不能白头偕老。那么后来的事儿就是纯粹对风的喜爱了。这种喜爱或许也有那么点责任,有那么点兄长对姊妹的疼爱。也许这种喜爱的形成是他本能地细致入微得到风的回馈而形成的,但这种喜爱也使他找到了强大的理由——为了守护想守护的人或事,而不是没有支点为了自己。风是旅伴,有相同的背景,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的话不必担心分离,他们彼此也没有太多牵挂了也就不必担心有人停驻。然而最终河畔的告白,终究还是沉默结尾。也许是她实在难懂那种喑默,也许是后来她几次落难中你不在身边。说白了,没缘分。仁最后也就让自己面对幕府的杀手而给无幻去岛上拯救风。
单说此人此类性格,非常强大足够守护别人,但因为不善言辞心思缜密,独自承担很多,更需要无言时他人的理解和抚慰。

混沌武士不是拍给孩子看的童话,就算去除所有血腥和裸露的剧情。它有孩子看的到的搞笑外衣,和孩子看不懂的沉重内核。两个浪人武士陪同一个少女的旅行,有关时间和宿命的隐喻。相遇、旅行、找寻、生死、情义、别离。《四季》是我看过最美的片尾,阳光穿透树叶的间隙,满满的全是风的回忆。风是贯穿全线的主角,无幻和仁的旅途因她而起,一同寻找的是有着向日葵气味的武士,但行走的路上,谁又不是背负着各自的过往,找寻在生命最初缺失的东西。全片的基调正如前25集的这首片尾曲,洒满阳光的向日葵田地般暖暖一片,伴随掩也掩不住的悲凉。

无幻啊,风不是无幻的菜。但不能说无幻不在乎她,这种关心更加接近朋友之间。风也知道,无幻对她是没有太多爱情之谈的。也许哪天无幻彻底开化成熟了,会同他相爱,但绝对不是现在。作为伴侣,他足够坦白但还不够温和贴心。至于无幻和仁,大约就是所谓的英雄心心相惜,好对手彼此都懂。他们本质是一类人,只是选择的表达方式和阅历不同。

混乱暴力的开头,鸡飞狗跳的过程,云淡风轻的结局,故事中的人性难以描述善恶,人物间的感情模糊不清,各自追寻的意义也终未挑明。风在旅途的终点见到十几年来寻找的人,却也亲眼见证他的死亡;“除了剑谁都不信”的无幻抛下手里的剑去换风的命;不知为何而强大的仁用自己的命去搏一个无法战胜的人。大难不死的两个人趴在榻上,无幻说“以前我遇见比自己强的人,是不会轻易罢休的,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杀你的心情了。”仁说“我好像也知道了自己一直以来找寻的东西是什么。你是一直孤身一人的我,第一次遇到的同伴。”两人相对而笑,对着推门进来的风喊“肚子饿了!”我怀疑导演渡边跟我一样对这种隐而不说的叙述方式有狂热爱好,搔动内心的痒和痛,不可捕捉的美和残酷。

旅途最后的分离。其实,旅途终点,或者说河边的互诉秘密就已经把三人之间微妙的平衡给打破了。加之没有谁有结果,或者没有成一对儿,自然兵分三路分道扬镳了。若将后再能以不同的状态和心境相聚,也许会有好的未来。但此时,谁都看不到未来,只能各自走完自己的路了。

盛极而衰的江户时代的背景设置,像是献给武士没落年代的挽歌,我一厢情愿地相信渡边有着与我类似的侠士情怀,对那个仗剑走天涯的时代充满浪漫主义的怀念。我始终觉得火器的出现是人类史上最大的遗憾,几十年苦练抵不过百米之外一发子弹,刀剑的光芒隐没,杀戮的美感和温度不复存在,侠也终成传说。渡边安排刈屋在决战的时候对仁说,你我都生错了时代。他也安排无幻紧握住手中刀“除了自己的本事,我什么都不相信。” 滚烫的火器没有给世界带来光和热,侠客消失之后的世纪是冰冷的,而能够那样生存的年代,至少配得上一首凄美的挽歌。

看到很多讨论,关于风究竟喜欢的是仁,还是无幻。他们之间的感情,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第20集里的一段。沙罗请求风从无幻和仁之间选择一个人陪她走,实际上便是要风选择离开谁。风犹豫再三,决定让仁随沙罗而去,仁不假思索答应下来。分别的路口,仁道一声“保重”,和沙罗转身便走。风笑着使劲挥手,看着他们的背影神情失落,“真不敢相信,一直都是一起的,这么简单就答应了”,风转过脸来看无幻,眼里包着泪水“我以为他会拒绝的,可是啊…”神经大条的无幻大骇“啊?如果是我也比较想和她一起走,真是的!”温暖的落日余晖下,无幻气呼呼地走开,风终于哇哇大哭起来(此处声优演的真是太棒了)。这一段我倒回去看了好几遍,先是哈哈大笑,之后哭的稀里哗啦。

不旅行的人很难了解这样的情愫,与陌生人在路上的萍水相逢,一同走一段路,对彼此的来历一无所知,却在这一刻朝夕共处,在一张桌上吃饭,一个屋檐下休憩,看同样的风景,跨过共同的困难。旅人的感情难以归类,并非爱情,当然不算得亲情,又不止于友情,那是一种本能般的依恋,即便对彼此了解寥寥。这种相伴面对着必将且随时会到来的别离,各自心知肚明。它很难延续成为细水长流的共同生活,旅行中的人是太过本质或太过理想的他她自己,安定下来的日子有着他们不能承受的细枝末节。没有什么比长久的平淡相守更艰难,再艰苦漫长的旅程也不可能逾越。想必渡边也是个懂得的人,才安排风一次次质疑自己“真的想找到那个人吗?那样的话旅行就结束了。真希望能一直这样一起旅行下去。”因此风选择谁根本无关紧要,她更喜爱的永远是离开的那一个,因为他离开了,旅人的感情因为分离才如此强烈。

云顶娱乐游戏官网,四年前看第一遍的时候很是担心故事的结局会毁了这部片子,害怕是个全部死光的惨剧,更害怕是个从此永远在一起的恶俗happy ending。还好渡边给出了最完美的答案。晴空万里的天气,三个人道一声后会有期,在岔路口朝向不同的方向,继续各自的流浪。轻快的最终曲响起,三个独自行走的身影,一切像回到起点,依旧强大,依然孤单,而戏里的人和戏外的客都明白,生命已经因为这趟旅程有了不同的意义,就算从此他们再也不会相遇。以最好的方式结束,成全我最爱的故事。

写了这么长,回头读时,好像还是没有描绘出想要表达的半分。但是也罢了,之前已经说过,太过喜爱的,就无法理清。况且一个有味的故事原本也该是这样,看似混杂浓烈的一杯茶,淡淡的余香长久萦绕,说它好?如何好?说不清。若有若无的淡最动人,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总算是逼迫自己写下这篇东西,算是完结四年的一个心结,也想献作对Nujabes的不成样子的祭奠。昨天看到一个评论说,不是从<The Space Between Two Worlds >里听到秋风,而是,这支曲子本身就是秋风。的确如此,因为有你妙不可言的配乐,才成就《混沌武士》的经典。以后的日子,这个故事以及你的音乐,都将长伴我心。

本文由云顶娱乐游戏官网发布于动漫动画娱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:马后一炮,旅人的离歌

关键词: